书与雪

少白2022年7月20日
  • 罗德岛日志
  • 少白
约 2087 字大约 7 分钟...

而对真理来说,只要身边有朋友们在,每天都是节日。

今天过节,名字忘了,但食堂里有真理喜欢的甜汤。

早上翘课的凛冬揣着兜,悠闲地朝宿舍走去,打算拉上真理一起去食堂。

真理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在窗边的椅子上看书,而是半跪在她房间里的保险箱旁,从里面翻找着什么。保险箱边的地板上什么都有,有垒起来的初版签名书,罐头,一瓶蜂蜜威士忌,以及……一把黝黑的源石手铳。

凛冬呆站在门口,以至于她都忘了打招呼。

真理的耳朵动了动,接着有条不紊地收拾起来。当她关上保险柜朝凛冬看去时,手上只剩下了一本推理小说,和一个沙丁鱼罐头。

“下次记得敲门,凛冬。”真理推了推眼镜。

凛冬回过神,在门上敲了两下,“……我要进来了,真理。”

“……请进。”真理坐到床上,一边摊开书,一边把罐头递给她,“请你吃。”

凛冬带上门,接着坐到真理旁边,挠了挠头,却一个字也没说。

真理也不介意,只是慢慢地翻着书,像是在看,也像在听。

思前想后,凛冬还是问了。

“……你有一把铳,”凛冬看向她,“为什么?”

真理翻页的手停住一瞬,“……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觉得奇怪。毕竟大家,都不觉得你是主动用铳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它在保险箱里。”

“……你这说法不对劲。”

真理没有再翻页,只是攥着书的外皮。“……索尼娅。”

“……我只是好奇,抱歉。”

真理叹了口气,“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凛冬看着手上的罐头,暗自思考。

铳很危险,真理也会源石技艺,万一……

看了眼保险箱,凛冬又看向再没翻过书的真理,“……安娜,你……”

真理啪地合上书,“你吃不吃。”

“……我吃。”

小心翼翼地打开罐头,凛冬又瞄了一眼真理——满脸的消沉。凛冬吃了两口,可心里的担心更甚,这一反常态的真理让她不安。

“……安娜,”凛冬说道,“我——”

真理放下书,少见地瞪起眼,好看的眉毛也竖了起来,“我说了我不想说。”

“我很担……不,呃,我真的很想知道。”

真理顿了一下,然后低下头。“……我……我不想说。”

“是连我也不能说的事情吗?”

“……”

真理叹了口气。

“……我……之所以有这把铳,只是因为,万一……”她语气平淡,“……万一我想自杀,有个东西用。”

“呃……”凛冬愣住了。

凛冬听得出来,她没有敷衍——她是认真的。

“……但为什么?”

真理瞥了一眼凛冬,发现她直盯着自己之后便挪开了视线,“你不会明白的……”

“……我可以努力感受。”

凛冬见她看了自己一眼,接着又盯着地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有时候,太多的东西来得太突然,也太快了。就像是面对一次天灾。”

“具体指什么?”

“人生,或者一切?”真理瞄了一眼凛冬,可很快就又移开了,“铳,近在咫尺,‘至少还有退路逃离一切’——这能让我安心……某种程度上。”

“好吧,怎么说呢,”气氛有些沉重,凛冬挠挠脑袋。“感觉会一团糟。”

“或许吧。”

“为什么是铳?”

“铳……感觉是最快的,脱离苦难的工具,我不想这个过程太漫长。”

“确实。”凛冬顿了顿,“……我……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你会如此的……不开心?这学校不好吗?”

“……我还是会做噩梦,想起那些事情,思考那些死去的人,思考我们活下来的理由。”真理抬起头,看向凛冬的眼睛,“但我还是没找到——我发现我活的的确没有意义,而且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所谓的意义是什么。”

“你这样的语气……我不习惯,也不喜欢。”

“可事实如此,索尼娅!

“底层的乌萨斯人应该泡在酒精里,浑浑噩噩地过完一生,不需要思考哪怕是一秒钟活着的意义。我们就应该如此,被社会如此创造——可我却像是个异类在这世间游荡。

“我不是没去追寻过所谓的活着的意义,但我,”真理顿了一下,“但我就是找不到。”

“……那瓶蜂蜜威士忌?”

“……是为了在最后的时刻品尝,酒精能够混淆感官和情绪,而我又不太喜欢伏特加。”

“口味真淡。”

“我可不是在谈论虚无缥缈的,维克多·弗兰克的,或者信仰论里那些所谓的意义——那些都是假的,是诡辩的把戏。”真理看着手心,“我指的是那种,真正地活在当下,享受此时此刻,每时每秒,既不追忆过去,也不空盼未来。就是那种单纯的,‘现在’。”

“我在打架喝酒的时候,有你说的感觉。”凛冬附和着说完,咽了口口水,接着有些小心地问,“难道,这就是为什么你呆在这里吗?……你打算在这里,结束吗?”

“不,我只是在这里看书而已,”真理满脸的无奈,“如果不是你,我大概会继续看书。”

“……我只是来找你……一起吃饭而已。今天是节日,食堂里有你喜欢的甜汤。”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坐着,一个看着天,一个看着地。

“唉……所以……你是唯一一个听到我说这些的人,”她又看向凛冬,“除了这些,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我不知道。”凛冬摇摇头,“想要逃离一切的想法……我只觉得懦弱,而且尤其自私!”

真理皱起眉头,“这怎么能叫做自私?”

“我呢?在那之后我该做什么?你是唯一一个我既信得过,又比我聪明的。乌萨斯这么冷,我们在这地方抱团取暖,少了一个都乌萨斯粗口冻得慌。”

“我还以为我只是军师。”

“朋友不就是这样的吗,你把你不要的酒给我喝,我把你不想见的人打出去。少了你,我可没法聪明地活下去。”

“你还会找到愿意追随你的聪明人的,乌萨斯从不亏待你这样的强者。”

“不,我不会!好吧,我不知道。可我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的,能让我掏心窝子的人就只有你们几个。我是真的喜欢你,但我嘴笨,我不会说话,我只会打架。”

真理愣愣地看着她,然后像是解脱一般笑了。

“……谢谢,”声音里有些疲惫,但她总归是笑了,“能知道你的想法,对我真的很重要。”

“我真的很需要你!或、或许也能说我真的很喜欢你。”凛冬挠了挠脑袋,“应该还要多一点。”

她的脸很红,还因为从未讲过这种话,有些磕巴,“也许、也许更应该说是,我非常非常地在意你。”

凛冬蹭着床沿,慢慢坐到低声啜泣的真理身边。

“十分在意,甚至比那还要深沉。应该说,我很爱你。”凛冬说完,语气便又变得急促,“并不是男欢女爱的爱!而是……更加淳朴的爱。

“我对你的爱是那种,没了你我什么都做不到,没了你我会迷茫的爱。”

“……我也爱你,索尼娅。”

凛冬的耳朵抖了抖,接着抱住了她。

“你给了我活着的意义——或许也不用那么多,或许到这个地步就够了。毕竟对我来说,这是能给朋友最好的东西了。”

窗外依稀能看见师生们在庆祝,对他们来讲,今天是节日。

“……等等,”真理抬起头,“你说有甜汤?”

“啊,对。”

“快,”真理把凛冬拉起来,“去晚了就没了。”

“……好!”

而对真理来说,只要身边有朋友们在,每天都是节日。

(本文首发于 Mew ,责任编辑:广英,LOFTER@yooooouki 绘图)

此处可能展示赞助商广告。了解详情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