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专访:B站UP主 一只大哈鱼

Another End of Terra2022年10月22日
  • 特别企划
  • 一只大哈鱼
约 1570 字大约 5 分钟...

“每个人的生活都很精彩,只是一些琐碎的烦恼掩盖了真正有趣的东西。”

Q

非常感谢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请问您能为各位读者做一个自我介绍吗?

A

大家好,非常荣幸能参与此次采访,我是 B站 up主一只大哈鱼,性别:男,种族:人,自我介绍还需要说些什么吗?

Q

在明日方舟这数年的更新里,有许多新干员陆续登上罗德岛。请问您是否有一位或多位非常喜欢的干员呢?

A

斯卡蒂、砾、森蚺、蓝毒

Q

许多读者和观众认识您,是因为去年5月的“醉酒圣经”。评论区内的一些观众认为此圣经“兼具幽默和转折,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称您为欧亨利再世,而另一些观众则认为您“位卑未敢忘忧国”。如今回望“圣经”视频,您有什么看法和感悟。或者回忆想要分享给大家吗?

A

感悟谈不上,第一感觉是“时间过得好快”,毕竟转眼间“圣经”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第二想说的是“敬在座的所有人”。

我第一次制作视频是在 2016 年,当时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初中生,只是抱着“做视频真有趣啊,希望能把别人也逗乐。”的想法,在 B站上传了自己的“处女作”,而圣经某种程度上确实打乱了我对于“up主路线”的规划,本来我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到达目前的位置,至今想来,我仍然觉得“圣经”是一个奇迹,但它的创造者不是我,而是在座的各位。

第 1 名或许是既定的,但事实上,我们甚至超越了规则。

由衷感谢你们,那个夏天将永远在我们的回忆中熠熠生辉。

Q

视频创作 up,本身是一个需要投入长线时间和精力的工作。请问您对于将来的规划,是否会以全职 up 为目标呢?以及您是否愿意向大家分享一下您的人生规划呢?

A

up 主确实是一个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和热情的职业,我有想过向全职 up 主发展,但是仅仅作为视频创作者的生活有些太单调了,当前的目标是往广泛意义上的“创作者”靠近。

答读者问

Q

回首见白露:您的现实生活真的像你的视频里那样精彩吗?还是说视频里展示的只是节目效果?

A

有个前辈告诉过我“真正的有趣是能引起共鸣。”也就是说,每个人的生活都很精彩,只是一些琐碎的烦恼掩盖了真正有趣的东西。作为一个视频创作者,我肯定会去捕捉生活中称得上“有趣”的环节,最后呈现在大家眼前的就是每一期视频。所以说,请自信些,咱们活得都很漂亮。

Q

竹焰无迹:大哈鱼最喜欢明日方舟的哪个剧情?

A

愚人号。

Q

蕾缪乐厨:请问大哈鱼入坑明日方舟的契机?

A

@在下肥皂,这个无敌的阿米娅厨疯狂安利。

Q

莫路_Melody:请问你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过瓶颈期?你是如何解决的呢?

A

有的!疫情封锁期间真的无敌瓶颈,因为我是那种一被关起来就浑身不自在的人,所以疫情期间的创作尤为难受。

解决办法是恢复自由之身。

Q

Ariel_042:请问大哈鱼是如何做到边做视频边玩游戏,并在学习上保持一个较好的成绩的呢?

A

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并不喜欢学习(因为以前有被老师和好学生排挤的经历),但某种程度上,这种对学习“爱搭不理”的心态反而让我的成绩不算太差,比起倾尽所有的去追求好成绩,我更愿意去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比如做视频和玩游戏。总结下来,我的经验就是“保持好的心态”,以及“在该学的时候竭尽全力,在该玩的时候六亲不认”。

Q

伊比利亚飞天雪糕组长:大哈鱼的手工源石虫是如何做的?(我真的觉得源石虫站起来了那期视频很赞,非常非常赞。)

A

原材料其实很简单,珍珠棉、双面绒、还有万能的热熔胶(新春会的小磐蟹也是),最难的部分是用珍珠棉塑造一个椭圆形的外壳。以前也试着去整理一些道具的制作过程,但是观感实在太差了。

Q

大臣的葬礼:想听大哈鱼和其他方舟 up 的一些小故事。

A

新春会的时候不是有个大家一起跳舞的节目嘛,鸽子球的鸽子头套快递没有送到,我临时用卡纸帮她做了一个(中途开胶了好几次),戴着这么简陋的头套却依然完成了全部录制的鸽子球是鉴!


Q

最后,请问您有什么想和您的粉丝朋友们说的吗?以及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为期刊本身留下一句赠言吗?

A

感谢陪伴,希望我能继续带给你们快乐。

给“回归线”的各位:愿你们所期待的,明天都将予以回应。

此处可能展示赞助商广告。了解详情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