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春天的人

冻原上的老人常说一句古话,乌萨斯的冬天“能把天上的水和人心变成石头”。旷野上的风如刀,劲风缠裹着雪片掠过大地,在这天地之间,有个男人孤独地跋涉。

他叫什么?不知道。在雪原中前行,不必有个名字。他从哪来,向哪去?不知道。故乡已经遥远,终点依旧未知,也许他要走一辈子。

他是什么人?他是个躲春天的人。


镀铬的黄金鸟2022年5月17日
  • 此地之外
  • 镀铬的黄金鸟
  • 绿华漫霜
大约 8 分钟
乌萨斯士兵故事三则——来吸口烟吧

那是在第十次乌卡战争的战场上。

乌萨斯参谋部总是习惯于在夏天发起攻势,照他们的说法,夏天有利于步兵作战——辎重少、补给和装备也不缺,更重要的是,夏天田里的活都快干完了,抽人也不会弄得今年没吃的。但是这次战争有些出乎参谋部老爷们的意料,夏天都快完了,也没见到战线往前走多少。他们只好先撤回几支部队来,免得秋天没人下田了。


SK2022年5月17日
  • 此地之外
  • SK
  • 绿华漫霜
大约 7 分钟
春铃初绽 First Muguet of Spring

我该承认,我从未恋上庭院间沁人的香氛。

倒不是在抱怨什么,莱娜的调香堪称完美。恬淡素净的茉莉芬芳,伴上老树新芽的焙茶清苦,与我这闻不得浓香的鼻子可谓绝配。只是不知她是否是受了凯尔希的嘱托,调香师的香氛总以安神助眠为主基调,而我……切城之事方过,岛中诸事尚未成行,我却又何德何能于此时阖眼安眠。


unins0002022年5月17日
  • 此地之外
  • unins000
  • 绿华漫霜
大约 7 分钟
季节尽头与冷酷之梦

凯尔希对于季节的更替并不敏感。

在最初的时间里,她忙着盖一栋房子。在墓园边上,她亲手砍下那些什么过错都没犯的可怜的树,将他们刨削成一块块板,把木桩打入泥土,用那些颜色较好的作为墙,再在屋顶铺上一层圆木——这花了凯尔希十年时间。而使这栋小木屋变得更像一栋小木屋,又花了她额外的三十年。


盐酸盐酸盐2022年5月17日
  • 此地之外
  • 盐酸盐酸盐
  • 绿华漫霜
大约 8 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