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姬

镀铬的黄金鸟,16392022年12月13日
  • 此地之外
  • 镀铬的黄金鸟,1639
约 1441 字大约 5 分钟...

承元年间,有一名富商叫作王生。是勾吴王氏,户部侍郎王世德的儿子。

王生从小才情敏捷,所读的书能够过目不忘,但因为喜好狎游玩乐,一直没有取得功名。父亲和朋友于是因此多次用古人学习的故事规劝他,最终没有让他回心转意。

王生从小喜爱繁华,尤其钟爱舞姬,凡是见到勾栏中有善于跳舞的女子,即使花费千金也毫不犹豫地买下,命令她日夜表演舞蹈。这样的事情多次发生,逐渐积聚了五十余人,每当王生宴请宾客时,往往命令这五十人一同登场跳舞,这时各种颜色的衣裙像流动的云一样飘飞,玉石和珠宝像彩虹那样闪烁,舞姬们像潮水一样分开又聚合,王生亲自带领乐工弹奏筝和琵琶伴奏,让人感到仿佛身处于仙境。凡是看过王生表演的人,没有不赞同他的舞曲比皇宫里还要美妙的。

后来,有一个舞姬找到王生,声称自己一支舞价值百金。舞姬身上穿着红色裙子,手腕和脚踝上都戴着鱼骨和贝壳饰品,精致程度大炎的任何一个能工巧匠都比不上。血红色的眼睛近似于西域人所说的血魔,头发雪白如同耄耋之年的老人。王生十分讶异,于是命令她尝试舞蹈,用来检验她的能力。

正当这个时候,她的衣摆随着脚步旋转,腰随着衣摆旋转,手臂随着腰旋转,全都柔软仿佛没有骨头,光滑好像由丝绸编成。当手和脚移动的时候,上面的装饰相互碰撞形成清脆的铃声,其技巧比专业的乐工还要高明。一曲跳完,王生感到两条大腿不住颤抖,仿佛被放置在冰窖和火炭中间。他当即决定倾尽身家,用一万两黄金买下她。

舞姬称呼自己为“哑姬”,王生十分奇怪,因为她交谈时与常人毫无异常,只是从来不在跳舞时唱歌。王生赠送给她的昂贵丝绸和珠宝,她也全部拒绝,只穿红色的裙子,戴鱼骨和贝壳的饰品。

当哑姬来到王生家半年以后,有一天,哑姬请求王生说:“我的一支舞价值百金,当年您曾以万金将我买下,如今我已经为您舞蹈九十九次,希望在下一次宴会上,能够让只让我一人为您舞蹈并歌唱。”王生答应了她的请求,于是广发请帖招募自己的朋友和本地的名流,当地人大多都听说过王生的舞蹈表演,于是聚集了上百人,在王生的宅邸等候。

哑姬出场的时候,仍然穿着红裙子,戴着鱼骨和贝壳饰品,最初她的舞蹈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当她开始唱歌时,客人的谈笑声和劝酒声,贝壳饰品相互撞击发出的铃声,甚至乐工弹奏筝和琵琶的声音,在同一时间全部安静,天地之间只能听见哑姬以人所不知道的语言歌唱的声音。随着哑姬边唱边舞,在座的宾客们也逐渐呆滞,仿佛魂魄被哑姬夺走了一般。

这时王生正在弹奏琵琶,他用牙齿咬伤了自己的食指来保持清醒,于是见到窗外忽然电闪雷鸣,不久,一条极为巨大的海兽从天空探出头,后半截身体隐藏在云层中,而头能够触碰到地面。哑姬像老朋友那样抚摸着它,状态似乎十分亲昵,还说着那种人不知道的语言。

哑姬将要坐上海兽飞走时,王生鼓起勇气,抓住了海兽的一只鳍,跟着海兽一同在云层里飞行。海兽在云层里像鲲鹏那样飞行,九万里只花了一天一夜时间,就到达了海洋里一处极为隐蔽的山洞。

哑姬见到王生跟来,极为震惊,于是向王生讲述生命繁衍进化的道理和令千万人齐心协力的方法,并严格要求他不得向外传扬,否则将会为自己带来灾难。之后,她又派海兽把王生送回了勾吴城,这时时间已经过去一周,当时参与宴会的宾客们都已经死去,只有王生没有找到尸体。

王生回家以后,对海中的见闻不发一言,只是遣散了所有舞姬,开始专心致志学习,并在七年以后被特选为进士,授钱塘县令,不久,屡次升迁至泉州知州,又过了三年,王生在泉州意图谋反,被禁军格杀,夷三族。

异史氏评论说:不论如何,王生奢侈豪华的生活最终为自己招来了祸患,这是确凿无疑的。然而我曾经查阅钱塘的县志,发觉海兽上岸伤人的事件,在王生执政时尤其多。王生的谋反,是权欲熏心吗?还是另有隐情呢?被海兽送回的“王生”,真的是王生本人吗?

(本文首发于nga)

此处可能展示赞助商广告。了解详情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