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专访:回归线编辑部

Another End of Terra创作者访谈回归线编辑部约 2149 字大约 7 分钟...

马克:

本来10 月刊是想做一次和大家一起聊聊天,也给观众朋友们分享一下这本杂志的诞生过程,但是因为staff 们都太忙了所以实在凑不出来时间…… 那我就说说2 年前的这个时候吧。那个时候鹰角的泰拉探索协会刚刚成立,我就想,官方能联合的范围肯定是很有限的,那我们为什么不做一个更大范围的合作平台呢?于是TCA 就成立了。

但当时大家都没什么经验,也不知道做什么,只是拉了个群,然后等待着群里有人能够发起合作。结果半年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我们换了个思路,既然没人发起企划,那我们来发起,鼓励大家来参加不就好了?而在发起什么样的企划这一点上,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杂志——毕竟TCA是基于泰讯这个论坛而建立的,关注我们的朋友里还是写手居多。

而这个杂志的名字几个人也想了好久,英文名Another End of Terra 很快就确定下来了,但是中文又商讨了很久才得出来——《回归线》。

第一期发出去之后并没有什么反响,但后来一些up 愿意帮我们宣传,愿意接受我们的采访,渐渐地《回归线》开始有了些人气,后来又得到了顽子姐的转发,编辑也从最开始的几个人逐渐扩大成了一个将近20 人的队伍,又经历了CP,上海方舟Only……在两年前的我眼里,这些都是无法想象的。

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能抽出时间,静下心来阅读的人太少了,就连我自己也并没有看每一期的每一篇文章(作为一个编辑来说很惭愧)。但我希望,《回归线》能让一些朋友爱上阅读,爱上创作,也希望对那些真的没时间读的朋友来说,《回归线》能被大家记住,在你无所事事时会想起这本杂志然后试着去读一个小故事,在身边朋友问《明日方舟》有什么优秀的二创时向他们推荐这本杂志,这对我来说就已经很满足了。

而对各位staff 我想说的是,很感谢大家愿意一起做一件很棒的事情,尽管没有金钱的回报, 甚至需要自己贴钱做,但在《回归线》发布的时候,我希望大家都能说一句,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广英和荣耀:

宇宙的尽头

我最初是在三五年前在网络平台上写点文章和文学派的写作指导。那时候尚未结婚,工作只有教书,学术上没有操办太多事情,处在一个对文学最狂热追求,同时也是创作欲望最强而创作能力相对单薄的一个时期。在那时候我相识了tca 最初的班底,并有了一些合作。也因此,当回归线的企划上线后,我是以一个帮忙的态度参与最初的文编工作的——宇宙的尽头是不负责任。

回归线最初的几期期刊,其实是在一个相对混乱的团队工作中进行的。就像任何一个没有经验的项目一样,最初起步总是面对很多困难和挫折。比如那时候,编辑部成员并不多,网站和排版大多是R3tr0(砖佬)主手负责的——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每个月都要固定抽取时间和精力投入其中;再比如其实2022 年的下半年许多刊,有许多我本人的文章:因为项目起步时候很多作者拒绝授予我们文章授权,甚至怀疑我们是骗子,以至于成刊工作不得不用自己的文章顶上(当然同样也有对自身文字文学性的自信)。我记得那段时间我说过很多次“以我在XX 文学期刊工作的经验来说,应该这样做这件事……”,那时候确实我们缺乏经验——宇宙的尽头是草台班子。好在现在有了更多经验,和更多加入的成员们。

从最初看着这样一个自项目落地生根,慢慢长大跨越困难(虽然现在还是有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的),作为一个参与者我肯定是很自豪的。有一些人使用非常学术的方式解构乃至抗拒二创,但我个人更是愿意以“二创亦是文学甚至创意写作文学”的一部分去将其发展的。抛开实操性的工作,我对回归线的所谓“付出”,更多是对期刊内容在“文学性”和“现实”之间的一个拉扯。这其实是很现实的东西,文编一味追求文学性是理想的,也是不现实的——一是大众读者现今对图片视频二创的敏感程度远远大于文字创作;二是鹰角官方对二创文学性建设和支持真的可以说几乎没有;三是作为一个非盈利印刷物,期刊经常面临“很好的内容,但是某方面审核不过”的情况。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因素,比如网络环境完全无法预测的节奏风波等等。纯粹的文学是美丽的,但是回归线必须在现实和文学性中间妥协,并在妥协中向着那个更美好的方向迈进——宇宙的尽头是无穷无止的妥协,和在妥协的夹缝中所追求的“美好。”

我的身体其实一直不太好,好在我的学生,我的妻子, 我的阅读习惯,以及回归线给予了我精神上的补全。非常感 谢回归线,和现今所有的staff 和帮助过我们的人,成为我 这个渺渺小人的精神支柱之一。虽说反复笑叨宇宙的尽头, 但我确乎是不知道宇宙的尽头是什么的——但总归宇宙的尽 头应该是个有回归线的地方,不然谈不上美好。

武乙凌薇:

作为回归线目前网页几乎所有内容的维护者,其实如果只是做日常的更新和维护,每个月的占用时间在优化后其实也就每个月大约不到三个小时的工作量。装入模板,填上各种信息,将word 的文档转为markdown 文档,压缩图片,最后排版后粗略校对一下即可。所以其实维持更新其实不算对我业余时间很重的负担。

如果说日常更新和维护是简单的,那么每次加一个功能无异于一道深壑,每加一些新的功能,都要对相关的标准和文档仔细阅读,然后从修改文件,修改配置,写脚本找图片等等一系列的操作才能上线一个小小的功能,例如8 月份所完全支持的PWA,涉及到阅读大量相关的文档,然后添加插件,修改插件配置和功能,修改不同平台的声明,最后才是正式上线。

在这个过程中,也很多人直接或间接的为我们的网页提供了帮助,我也想趁着这个机会对@Baka632 表达我的感谢,他自五月起一直在帮忙审查回归线上可能存在的小问题和提出一些细节上的改进建议。

在为回归线更新网页的过程中,我也收获了很多的经验,在这个过程中积累了网站框架的经验,所以我在搭建个人blog 时几乎能不需要额外去学习。不过最珍贵的收获还是认识了回归线和TCA 的大家(笑)。

如果要说现在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给回归线画的光标还没应用到回归线上(躺)。

记住,我们的口号是:做泰拉最大的杂志社!

Advertisement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