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娜,香薰,玉米百合

Karma_0xCC2022年5月17日
  • 此地之外
  • Karma_0xCC
  • 绿华漫霜
约 1909 字大约 6 分钟...

莱娜丢了一盆花。

那是一盆淡红色的玉米百合,共有六朵,既是罗德岛上短期不好采集的花种,也是调制氛围香薰时必不可少的原料之一。

面对疗养庭园里突兀缺失的一块,细心的莱娜在脑海中反复确认了好多次——她从来没有过搬动这盆玉米百合的念头,更没有真的挪动过它。

“会不会是夜——不不不,是葛罗莉亚把它搬到什么别的地方了呢?”

正在陪磐蟹宝宝们做游戏的豆苗,话刚说了一半,就意识到自己不能轻易提及那个“名字”。

“那孩子,确实比我还要喜欢这些花儿呢。”莱娜抿了抿嘴,“说来也是,葛罗莉亚一大早就不见了。唉,不是告诉过她,每天都要到这儿来坐一会的吗……”

“如果是葛罗莉亚拿走的话,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啦。”

豆苗笑着宽慰莱娜,连周围的磐蟹宝宝们也“咔哒咔哒”地挥舞着钳子,似乎是在给灰心的莱娜加油鼓劲。

“像是豆豆呢,就很喜欢这里的百合花哟。”她接着说,“只要静静地闭上眼睛,感受周围交织的香气……就算是只有一盆在身边,也能很快就冷静下来。”

“嗯……”莱娜若有所思,“是啊。我本人就是调香师,结果居然在自己调制的香氛里慌成了这个样子。”

“不不不,这压根算不上什么。”

豆苗哭笑不得,“还不是因为,比起丢了这盆花,你更担心葛罗莉亚的安全嘛。你看,照看葛罗莉亚是医疗部交给你的工作。可是她每天都来这里,时间一久,你会担心她,她也会牵挂你,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说对吧,锤头?”

话音刚落,那群磐蟹宝宝中钳子最大的一只就昂起头来,愈加响亮地敲打着自己亮锃锃的钳子。这种滑稽的声音伴随着正午的阳光和减淡的花香,一点点地舒缓着莱娜很少紧绷起来的神经。

“她再不来的话,就要拜托行动组的同事们帮忙去找了……”

莱娜这样想着——当然不是为了找回那盆丢失的花,而是为了庭园中心的位置上,本该坐着的那个女孩。

虽然气氛逐渐缓和了下来,但莱娜的内心却越来越焦急。正当她总算下定决心要起身的时候,却是豆苗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想法——

“哎,扭扭?”

那只名叫“扭扭”的磐蟹,是豆苗的磐蟹宝宝们中最敏感的一个。它仿佛发现了什么异样,很快扭过头去,两只钳子对着庭园的大门,似乎是在防备外面的不速之客。

“这反应……”豆苗忽然瞪大了眼睛,“是源石技艺!扭扭能感觉到源石技艺!”

源石技艺?在这里?谁会在罗德岛唯一的疗养庭园门口做出这种事情?

莱娜来不及多想这个问题,但她知道,身为疗养庭园的负责人,自己有绝对的责任保护来客的安全。

“快退后,豆苗小姐!”

向来温柔的莱娜忽然严肃起来,“让宝宝们也往里走,外面危险!”

“可是——”

“咿呀!!!”

本来可以预见到的危机,却因为外面传来的声音,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葛、葛罗莉亚?”

莱娜小心地倚靠在大门口。门外的少女确实是她熟悉的葛罗莉亚,只不过手里多了一顶淡红色的花环。

而只要稍一注意,就能发觉在她的脚下,那只名为“扭扭”的磐蟹还在恼火地挥动着双钳,向豆苗展示它感受到的危险。

“扭扭!那是葛罗莉亚小姐哦,她很怕你们的,别这样。”

豆苗第一时间回过神,一个箭步上前把扭扭抱了起来。然而,扭扭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甚至还在从熟悉的豆苗怀中拼命地挣脱。

“哎,不听话是不是,给我过——”

“豆、豆苗小姐……”葛罗莉亚嗫嚅着,“扭扭说的,应、应该是,这个吧?”

说着,她把手里的花环递了出来。果然,扭扭一接近花环,反应就更加剧烈,如同身处流沙落穴一般慌张。

“原来是这个啊——诶?等一下。这个不是……”

“是我丢的那盆玉米百合做的,是吗。”

莱娜接过了豆苗的话,“葛罗莉亚偷、偷偷把它拿走,做成了花环?”

虽然这种行为的本质依然是盗窃,但为了葛罗莉亚的精神状态着想,莱娜并不想过多难为这个可怜的孩子。

“是、是我偷的,对不起。”

葛罗莉亚瑟缩着低下头。不过,片刻之后,她忽然像是有了什么无端来的勇气似的,把花环递到了莱娜的眼前。

“——可是,这个,要送给莱娜小姐!”

“诶、诶?!送给我?!”

“嗯。”葛罗莉亚的神情变得无比坚定,“因为,莱娜小姐说过,这盆百合花很可能等不到春天了……所以、所以……”

葛罗莉亚说得没错:罗德岛刚刚通过暴雪肆虐的天灾区,而疗养庭园目前的温控系统很难应付这样的低温。再加上玉米百合本来就是畏寒的植物,所以它能否在今年的春天准时开放,就成了莱娜在调理花草时最担心的问题。

“所以,你让这些百合花睡了很久很久。你用源石技艺,延长了它们的春天。”

“嗯。我不想让莱娜小姐失去它们,所以,就这样让它们继续陪着莱娜小姐,直到我们还有机会,采摘明年新开的百合花……

“对不起、对不起!”葛罗莉亚抽噎起来,“本来应该询问莱娜小姐是否同意的,可是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就已经是……”

可是,她的第一滴眼泪还没落下,就被身边围绕的香薰稳稳地接住——那是莱娜温热的怀抱。

“嗯,没关系哦。这样的心意,一定是葛罗莉亚自己做出的决定。我当然同意你的决定,因为你做得很棒,而且……”

莱娜松开怀中的葛罗莉亚,然后把那顶淡红色的花环稳稳地戴在了头顶。

“看。这不是,很漂亮嘛。”

莱娜暖阳般的笑容,溶化在一片生机的花海中,模糊了葛罗莉亚的视线。

……

“调香师很可能因为浓郁的原料而失去嗅觉……所以,调制香薰的时候,我总是刻意地避免使用浓度太高的原料,或者花粉过多的花种。”

“但是,春天是百花争艳的季节。新生的气息,并不会被人为地区分浓淡;降临在世上的花朵,都是传颂安宁与祥和的精灵。”

“花儿的使命各不相同,而它们携带的使命,就被称为‘花语’。”

“那么,葛罗莉亚,你知道,这盆玉米百合的花语是什么吗?”

“嗯……”

“是勇敢,和执着的爱。”

此处可能展示赞助商广告。了解详情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