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头下的秘密

TN2022年7月20日
  • 罗德岛日志
  • TN
约 3784 字大约 13 分钟...

两个人对着对方,笑得特别灿烂。

“小刻,小刻?”

这是一个宁静的下午。小刻趴在沙发上,听到了大姐叫唤她的声音。她微微坐起,应了一声,然后伸了个懒腰,又趴下去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小刻最近一直没有睡好。今天,她也在火神的工坊里打瞌睡。

“别昏昏沉沉地趴在这里啦!”又锻造完一单零件,火神终于忍不住了。她从锻造台旁走开,来到了沙发边,轻声唤醒小刻,“去甲板上透透气吧,老是在这里打瞌睡可不是事呀!”

“别啦大姐!我待在这里就好……这里很舒服……”意识模糊中,趴在沙发上的小刻扭了扭身子,迷迷糊糊地回答火神。

“你最近是不是大晚上的不睡觉,然后白天就打瞌睡?说说,你晚上都做什么去了?”看到小刻那懒洋洋不成器的样子,火神有一点点不高兴。

“没有啊大姐!我晚上可都按时睡觉的!”面对来自大姐的质疑,小刻倒是立刻否定了她熬夜的可能。

火神也知道,小刻不会对她说假话。

“那小刻你这几天怎么一直在这里睡觉呀?”她再次耐心地问小刻。

“确实,没睡好……晚上……枕头……有点硌……”断断续续地说着,小刻又翻了个身,面向沙发靠背继续睡了。

和一个睡意朦胧的人说话可真是麻烦!问个问题根本问不清楚……特别是火神现在还不忍心把小刻叫清醒……

枕头有点硌?火神记得,她给小刻买的是那种小小的软枕头呀?小刻又不像她长了角,睡觉想侧着睡都不方便,那才叫硌呢!啧!胡思乱想是没有用的,火神自己也清楚自己——她是个实干派。小刻不是说枕头硌嘛,去看看她的枕头不就好了?

不再和睡得正甜的小刻打搅来打搅去的了,火神径直走出了工坊,自己一个人朝小刻的宿舍走去。

一进门,小刻的房间里就有一股奇特的味道扑面而来。火神皱了皱眉头,她早就应该去教小刻打扫卫生的……

不过现在的重点也不是这个,她走向了小刻的床,打算看看小刻的枕头。

枕头还是她当初给小刻买的那个小枕头,没什么问题,不过上面有些汗渍和油渍,脏了点而已。但当火神把小刻的枕头一掀,嚯——

一把斧头,明晃晃的就亮到了火神的眼前。

“这个小刻!”火神生气了。她这下可不会不忍心叫醒小刻了。

赶回工坊,叫醒小刻,再把小刻揪过来,揪到她自己的床边,火神的行动异常迅猛。

“你看看,你都在干些什么!”在床前,用手指着斧头,她严厉地责怪小刻,“你把斧头放你的枕头下?斧头哎!别说睡得硌了,哪怕哪天睡的头出血了我都不惊讶!”

在火神面前,小刻焉了,她一句话都不敢说。

“小刻,你为什么要把斧头放枕头下?”火神问小刻。

小刻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

“小刻!我并不想责骂你,只是,你把斧头放到枕头下,总该有个原因吧?”火神蹲了下来,直视也蹲在地上的小刻的眼睛。

她还不自觉地用手捋着小刻两边的头发。

“我以前是放刀的……最近才放的斧头……”躲闪着火神的眼睛,小刻小心翼翼地说。

“啊——?”火神很惊讶,也很迷惑:“那你以前又为什么要在枕头底下放刀?”

“是……因为……习惯吧?……”小刻刚说了几个词,然后又不敢说了。

火神强烈要求小刻给她讲讲这个习惯的由来,并且向她保证,她不会生气,也不会把这件事乱说。而小刻则害怕地在一旁对火神眨巴着眼,身体也因为紧张一动不动……但最后,她终于还是放下了害怕,靠近了火神,告诉了她这个习惯的由来。

原来,之前在野外流浪时,刻俄柏有抱着武器睡觉的习惯。当时的她受矿石病影响,特别钟爱武器;而她也确实需要武器防身,能随时摆出攻击敌人的架势。

虽然在上了罗德岛后,她有她的房间了。她的房间里有床、有被子、有枕头,她可以窝在被窝里,抱着被子睡觉。但是她不习惯——武器不在身边,习惯了抱着武器睡觉的她就没有安全感。只是她现在可不能再抱着武器在被窝里睡觉了,先不说硬邦邦的武器抱在里面不舒服,主要它们可是会划破被子和床单的。

那没有安全感又怎么办呢?

刻俄柏苦思冥想,才想到将武器藏在枕头下。这下她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而她也确实一直在这么做。可为什么到了现在,她又突然睡不好觉了呢?那是因为之前她一直在枕头底下放的小刀,对她的睡眠影响比较小。而就在最近,她突然心血来潮,把小刀换成了斧头……这下,枕头底下放武器的弊病就暴露出来啦!坚强如小刻,也终于睡不好觉了。

在了解到事态之后,火神陷入了沉思……

“小刻,你知道的。”终于,她又开始组织语言,对小刻说:“罗德岛是安全的呀!晚上根本就不会有人靠近你,闯进你的房间。”

蹲在地上的小刻现在还是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但她好像又确实听到了火神的话,此刻,她正抱着腿,眼睛盯着地面,在考虑些什么。

“大姐……我知道的啦,罗德岛很安全。”犹豫着,她对火神说,“但我喜欢这样!一定要在枕头底下塞点这种的!”

“不然就睡不着吗?”火神小心地问小刻。

“也不是睡不着……嗯。”小刻也小声回答。

在将小刻抱回工坊后,火神帮小刻做了一些蜜饼。而小刻则独自沙发上纠结着,考虑了很久,很久。

“我试试!”终于,晚上,在小刻马上就要离开工坊去睡觉前,小刻决定了,她对火神说,“今天晚上我枕头下面先不放东西,我先试试一晚上!”

火神看着面前这个突然露出了魄力的小刻,赞许地笑了。她摸了摸小刻的头,以示鼓励。

“等我今天晚上睡过去了,我以后也就都能睡过去!”小刻还信心满满向火神保证。目送着小刻那坚定不移前往房间的背影,火神突然觉得,小刻或许有些长大了……

但没过多久,火神知道了:自己笑早了。小刻就是那个小刻,不会长大得这么快的。

现在是凌晨,她坐在她房间的床边,而在她的床上躺着的,则是小刻——小刻在自己的床上从十点起到刚才不久前总共躺了近六个小时,翻来覆去,就是没有睡着。终于,她又来找火神了。

“对不起……”床上,抱着火神的被子,小刻紧缩着裹成了一个球。她含着眼泪低声地向火神道歉:“我真的很努力想睡着……但我总会觉得黑暗中有什么盯着我,而我手上又没个什么能用来打架的东西……”

“没事的,小刻。”在床边,火神伸出手来,再次摸了摸小刻的头,以示安慰。

“大姐,我好像抢了你的窝……要一起睡觉吗?”小刻担心地问火神。

“没事。”火神告诉她,“我已经睡够了。”

在火神的看护下,小刻终于睡着了。

随着明亮的阳光直直地晒在脸上,小刻从安稳的梦中静静地醒了——现在是第二天。而在这天,她也还在纠结着以后自己睡觉时枕头下面到底该不该放东西。

“要不,我换回小刀怎么样?”中午吃饭时,她开始找火神讨价还价。

“小刻,你自己也心里清楚,小刀也是武器,你依旧没改掉这个坏习惯。”火神直戳了当地告诉她。

“不过,你这也启发了我。”火神继续对小刻说,“你还有什么能放在枕头下让你安心的东西吗?”

“很重的枪——!”

“好吧,我们还是不要想着用这个办法了……”

吃完饭后,火神找到博士办公室,给她和小刻申报了去往龙门,时长两天的假期。

她想着,带小刻出去玩一玩,转换转换心情,或许就能让小刻在晚上睡觉时轻松点,进而改掉她的这个习惯。

在睡觉前一切也都特别顺利:她们在游乐场玩过山车玩弹射椅玩得不亦乐乎;她们在龙门的小店里大口品尝叉烧包和肠粉;她们轻松愉快,漫步在绿草如茵的公园草地里,遇到了香气扑鼻的花朵还过去闻闻,拍几张照。

而当她们从一家洗相片的小店里拿着照片出来时,压力也随之跟上。天已经黑了,她们也应该回到订的旅馆房间里,休息整理,准备睡觉了。这次这火神特意订的两个单人间,而小刻也自觉地没带武器。

她们在下午时已经玩得非常累,能不能改掉小刻的坏习惯,就看今天晚上的成败了!带着一种勇气,带着一种觉悟,她们进入旅店,各自走进了各自的房间。

刷牙,洗澡。晚上刚过了十点不久,火神躺到了她的床上。现在,因为担心小刻,她也有些睡不着了。

“这样真傻!”她在心里想着,对自己反复强调:“我应该相信小刻,赶紧睡着,然后在明天早上和她一起庆祝计划的成功。我得睡了。”

但一直到过了十二点,火神还是没有睡着。

可恶!她不忍了!爬起床,果断离开房间,火神来到了小刻房间的门口。原本想到了小刻有睡不着的可能,她们互相都给了对方自己房间备用的钥匙卡,方便小刻到时候半夜来找火神。没想到,这次是却是她先来看小刻了。

轻轻地推开门,火神悄悄走了进去。房间里没开灯,一片黑,她什么都看不到。但她听到,来自床的方向,传来了小刻特有的均匀的呼噜声。

火神立刻反应过来,安静地离开了这里。在躺回到她自己房间的床上后,她高兴地咧开嘴笑了。

她在为小刻而高兴。

是因为今天玩得很痛快,玩累了吗?还是因为心情好了放松了?啊,也可以是两者皆有,总之,小刻她自己睡着了!不需要枕头下放武器!不需要她在一旁陪着!

火神突然感觉自己真像一个爱操心的老妈。

摇摇头,她打算不再多想,也准备要睡觉了。

可小刻真的没有带武器过来吗?

她怎么知道小刻又会不会从旅馆的哪里找到一把小刀?

猛地睁开眼睛,火神知道,这下她今天晚上是很难熬了。

在窗边鸟儿的啼叫声中,小刻迎来了一个清新的早晨。在床上犯了一会儿懵后,她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呻吟了一声。

不到半分钟,她的房间门口就有人敲门了。纳闷着是谁这么早就来找她,小刻下了床,慢慢悠悠去开门。

“大姐——?”看到火神那疲惫不堪的样子,小刻顿时有些担心,“大姐,你怎么了?”

“我,我没怎么啊?”火神否认到,“我只是来看看你睡好没有。”

“大姐,我睡的很好!”一看火神询问自己的睡眠状况,小刻兴奋地向她炫耀,“我觉得,我以后再也不需要在枕头下放斧头啦!”

“啊?……啊!……那就好,那就好……”火神提起她的右手,尽量温柔的摸了摸小刻。

“大姐,你真的没事吗?”

“我当然没事啦!能有什么事?好了,小刻,这家旅馆每天早上餐厅里都会有免费的早餐,去看看吗?”火神告诉小刻。

“好耶——!”小刻欢呼到,“走吧,大姐!我们一起去吃!”

“我?我先借下厕所,小刻你先去好了,我马上过来。”看着小刻,火神微微有些紧张。

“那我先走啦?大姐你马上过来哦?”

看着小刻蹦蹦跳跳往餐厅跑去的背影,火神不禁叹了一口气——

“刚才的谎话会不会太明显了?……小刻倒居然真的看不出来……”

她当然有事,她一夜都没睡好,就是为了这一刻——她要看看,小刻的枕头下,到底有没有东西。

迈着沉重的步伐,火神走进了小刻房间。而随着她靠近小刻的床,不知为何,她感到自己心里开始增长着一种奇怪的负罪感。

小刻的枕头就在那里。旅馆的枕头不同于在罗德岛小刻自己的枕头。它很大,雪白雪白的,以至于火神向它伸出手时,都不知道抓哪里比较好。

火神残酷地想到,要是,要是小刻欺骗了她,枕头下面还真藏着一把小刀的话……她该怎么面对小刻?打骂她吗?还是原谅她,教育她?……她又该怎么向小刻解释她是怎么发现这把小刀的?

求求了,求求了。小刻一定得是个好孩子,枕头下面一定得什么都没有。

火神抓住了她面前的枕头的角,把它掀开。她看到了那个被小刻藏在枕头下面的东西,她颤颤巍巍地把它拿起来——

那是她昨天和小刻一起拍的照片。

照片上,她和小刻一起蹲在一丛盛开的花朵里,她的那只不拿相机的手搂着小刻,小刻的两只小手也抱着她的膝盖,两个人对着对方,笑得特别灿烂。

(本文首发于 NGA ,责任编辑:广英,佟栾暇良 绘图)

此处可能展示赞助商广告。了解详情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