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启航

TN2023年1月12日
  • 此地之外
  • TN
约 5450 字大约 18 分钟...

她的信仰就像太阳的光,无关位置高低,想要照亮人间。

近日,罗德岛里,火神的工坊要翻新了。由于工坊里有部分残破而又笨重的老旧器材一直以来频繁发生故障,火神实在是不能继续忍受这些破机器给她带来的磨人而又糟心的各种麻烦,终于,她下定决心,要将它们全部更换。

确实该这样改变改变了,那些旧器材的使用寿命其实早就到了头。于是,在花费了大量的积蓄在龙门订购了一大批新器材后,火神指挥着岛里派来帮忙的工程干员,将原本的工坊彻底搬了个空。她们不仅将工坊内部全部重新装修了一遍,还升级了不少线路与管道,一个崭新的、功能更强的高级工坊即将在罗德岛内运行起来。

不过,就目前来说,还差最后一步呢……那就是火神得亲自布置工坊,由她来选定各项新器材在工坊内的安装位置。这不是什么专业性极高的技术活,对于其他人来说,他们所需要做的,仅仅是去将器材按照火神的安排搬进去,然后再摆摆器材的位置和方向而已。

然而,事出突然,在布置器材的那天,罗德岛内电力系统出现了故障,工程干员顿时全都被调去紧急查修电力了,没办法,火神这边的工程便被搁置了下来,得等到电力修好后才会有工程干员过来帮忙安装器材。

但火神可闲不下来,她马上就要能用上新工坊了,满心的期待让她根本坐不住去慢慢等待电力系统恢复。所幸,在安装新器材的步骤中一般是不需要用到电的,既然工程干员们没有时间,那么她自己一个人慢慢搬慢慢装似乎也挺不错,正好,她也可以和她的这些新器材朋友们打打招呼、认识认识。

不过令火神没想到的是,她最后还是得到了其他干员们的帮助——一个是刚吃饱了肚子,想来她这里小憩一会儿的小刻,一个是消息不太灵通,在不知道工坊正在翻修的情况下过来,想找火神维修武器的帕拉斯。

帕拉斯是在看到火神工坊空荡荡的现状后,主动提出要帮忙的。对于她的帮助,火神很是感激。

“真是麻烦你了……”她一而再,再而三对着帕拉斯感谢。

“这没什么,在这之后,还要劳烦您为我修缮武器呢!我也应该感谢您才是。”而帕拉斯也相当有礼貌。

“对了,这件沙发,您看要放在哪儿?”又将一件沙发拉进工坊,帕拉斯侧着回头,问向火神。

“哦,那件沙发是专门准备给小刻睡觉用的……嗯……帮我对着里边的那个炉子吧!”

看着帕拉斯推动着沙发的背影,火神不禁开始对眼前的情形感到一阵熟悉,因为没有电,工坊里开不了灯,这漆黑的场景正像极了那个她们初次相识的傍晚……

不过这还得从她那个莫名其妙就被村民们围起来的下午说起。当时,为了找回一批在运输途中丢失的原材料,火神离开了她位于米诺斯雅赛努斯的工坊,来到了在整个米诺斯中最为贫困、也最为动荡的一片边境地区进行调查。那里临近火神那批原材料运输队的临时运输路线,最初,火神相信,她的原材料很有可能就是被不法份子们盗窃,藏在那里。

但当火神真正赶到那片边境时,她就开始质疑起自己的猜测了。在那里,火神来回地走动、观察,但她最终所能探索到的,除了几个小小的破旧村庄外,还有就只有一片又一片的被破坏、被糟蹋的农田。零零散散的村民们或是在修补房屋,或是在修整田地,在其中某个村庄里的小广场上,火神还看到有一个小男孩坐在一个被拦腰截断的雕像下,在伤心地哭。

这实在是不像什么能安全窝藏赃物的地方,反倒出人意料地符合雅赛努斯那边人们对这里的“破泥巴地”的评价。火神不想就这么无功而返,在临走前,她又去到各个村庄里,找到她所有能搭上话的村民问了一遍,问他们有没有在最近看见过一批从这里路过的运输队。

前面她什么都没有问到,大家都说最近除了她根本就没有人路过这里,但在最后,在最偏僻的那个村庄中,有一位老人却告诉她,就在四天前老人在一个离村庄不远的坡上散步时,他亲眼看见,本来有两辆货车在向村里缓缓驶来,然而却被半路猛地杀出来的萨尔贡人连人带车全都掳走了。

这一说法让当时各项经历还略少的火神大为惊骇,她可没料到,不仅仅是作为货物的原材料,那些萨尔贡人居然将整个运输队都劫走了。这么一看,这个地方可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野蛮的多……来不及计算自己的亏损和担忧那些运输队队员,那时的火神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走,快点离开这个危险的边境。

但她还没来得及跑到村口呢,就莫名被几个刚赶过来的村民给围上来拦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看着那几个站在她附近,一直死盯着她的村民,火神的背上开始微微冒冷汗。

那几个村民互相换了换眼神,其中一个比较看上去比较凶的走上前一步:“工匠小姐,祭司要我们必须把你留下来!”

“啊?你们祭司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因为紧张,火神在提问时声音也不自觉就大了起来,变成了质问。

“我们祭司是……没什么。”看到火神这边激动的样子,围着她的村民们也开始更加小心、更加谨慎了。他们不仅没有回答火神的问题,还进一步靠近了火神,时刻不敢放松,生怕火神会钻个空子跑掉。

“祭司她刚才在救助伤员,没有时间,但马上就会亲自过来的!她找你有事。”村民们只是这么告诉火神。

火神就这么一直被村民们围着,围了快半个小时。这期间,偶尔会有村子里的其他村民们路过,他们从那些围着火神的村民那听说情况后,也立马加入了围困火神的包围圈。火神身边的村民开始越来越多……

“你们能不能先派人去告诉那个祭司,我不是什么有钱人!”一边在压力下喘着气,火神一边试图去和村民们沟通,她张开双手,力图把自己表现的就像一个只是过路的普通路人。啊……她突然意识到,她也没做什么坏事啊!她确实就是一个无辜的路人啊!

“我真的没有钱!”在极度的不安中,她还反复向村民们强调这一点。

但那些村民在听到了她的话后却没有任何特殊的反应,他们既没有更轻视火神一分,也没有为他们该不该继续围着火神而犹豫半秒。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僵持着,直到一个矫健的身影从远处的路上跑来。

“你们在干什么!”那个身影还没靠近呢,火神就听到她发出了一道洪亮的女声,开始责备起那些正在围着自己的村民。

“你们怎么把别人给围起来了!”第二声指责也紧接着上一句快速到来。

在来者的指挥下,村民们全都默默地站开了。而她那双标志性的大角则继续一刻不停地直扑到火神面前—— “对不起——!”

这声响亮的道歉在情绪中充满了愧疚与歉意,但同时也声音大得把火神吓得不轻。

先深呼吸几口,然后再看着地面,清了清思绪。片刻过后,火神抬起头来,她发现她没有认错——“我记得你。”她对那个站在她面前的人说:“你就是那个十二神殿的帕拉斯。”对方在听到火神道出了自己的名字后先是愣了愣……然后,帕拉斯就开心地鼓起了掌:“既然您认识我,那就再好不过了!”

“没错,我之前就是在赛雅努斯,在那边当的祭司……不过这不是眼下的重点,我得先问问您,您现在……忙吗?或者说,有什么必须得立刻过去解决的要紧事吗?”帕拉斯关心地向火神问道,一边还牵起了火神的手。

面对着帕拉斯的热情,火神还略不习惯,她以前去十二神殿时最多只是在角落远远地看见过帕拉斯来着,她对祭司的固有印象还是严肃且不可以开玩笑的那种,不过现在看来她似乎明显误会了什么……

“我原本有要紧事,不过现在没有了。”火神这么告诉帕拉斯。不过她没告诉帕拉斯的是,她其实很想把“逃离这里”也算作一件要紧事……

“啊,那就请您和我一起到我的家中去坐坐吧!我会仔细向你解释现在的情况的,这只是一次误会,真是对不起……”帕拉斯再次向火神道歉。

“好……好的……”火神虽然还有些犹豫,但她姑且知道帕拉斯是个好人,她答应了邀请。

随着帕拉斯向周围点点头,围在四周的村民们都慢慢离开了。然后,帕拉斯陪着笑,将火神带到了她在村庄里的房子。

和其他村民们一样,帕拉斯的房子也是那种破了好几个洞,饱受摧残的小木房,甚至,帕拉斯似乎还没有时间去修补它。最近的破口和过去的伤痕堆在一起,让野外的风得以随意地在房屋中穿行,帕拉斯和火神两人也是好不容易才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块不会被风洗脸的安稳地方。终于,当她们都躲着风坐下来后,帕拉斯向火神解释了她所遇到的一切。

火神在这边所看到的都是真的,周围的这几个村庄一直都在被附近的萨尔贡部落侵略。那些萨尔贡人时不时就会成群结队地过来,袭击村民、破坏建筑、抢夺物资,可以说十分猖狂,村庄与那些部落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已经太久了,太久了。在这期间的无数次战斗中,村庄一直处在劣势状态,村民们时刻都期盼着自己这边能变强,能抵抗住萨尔贡人的入侵。但是,一方面,米诺斯的中心——赛雅努斯那边才刚和平不久,根本就没有余力来支援她们这些边境的村庄,另一方面,村庄自己这里也没钱,想要好的武器装备时,往往只能幻想一会儿自己在赛雅努斯大肆采购装备的场景。

“所以,您知道当我听到村民们告诉我今天村庄里来了个工匠,在到处寻找她丢失的原材料后,我有多么高兴了吧?”帕拉斯对着火神半开玩笑地说道。

“我们可以帮您找回原材料。”帕拉斯提议。

“不,不用了。”火神打岔道,“我已经听说,我的原材料都被萨尔贡人劫走了。”

“没事,我说的就是这个。”帕拉斯告诉火神,“我们打算下一步要主动向萨尔贡部落出击,夺回一些我们这里的被抓走的村民——刚好,也可以夺回您的原材料。”

“而我们所向您索取的,就是在我们出击前,请您帮我们打造一批武器。您看怎么样?”

“那个……”火神试图提出些什么。

“有什么事您说。”

“负责运输我原材料的运输队也被萨尔贡人抓走了,能帮我也把他们救出来吗?”

“这没问题!”帕拉斯爽朗地答应了火神,“实际上,就算您不说,只要我们看见了是我们的同胞,我们也都会救的。”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帮你们打造武器,你们帮我救人和找材料。”火神清点着,帕拉斯也在旁边点点头。 “打造武器的话,我需要一间工坊,还有这些武器的原材料。”火神又告诉帕拉斯。

“这些没问题,这些我们有。”

事情谈妥了,帕拉斯和火神都站了起来,考虑到有村民和运输队队员还在萨尔贡人手里,她们对她们的这个计划的态度是:事不宜迟,越快开始行动越好。在帕拉斯所在的村里本就有一些老旧的锻造器材,再加上村民们又在另一个村里找到了顶历史久远的帐篷,火神的临时工坊就这么开始搭了起来。

其实,最开始帕拉斯是想将自己的房子直接改成火神的工坊的,但是结果发现她的房子漏风过于严重了,并不能达到作为工坊的要求,才临时托村民们去找,找到的帐篷。

在当天的最后一点下午时间,帕拉斯和火神找了块空地,搭起了帐篷。也就是在这个搭起帐篷后的傍晚,两人又开始搬运锻造器材,布置工坊。

核心的器材一安置好,火神就开始点火,做着锻造武器的准备工作了。而帕拉斯则还在继续搬运那些次要的器材,以及锻造武器的原材料。

看着帕拉斯那一声声搬运重物用力时的低吼,还有那汗流浃背的狼狈样子,火神在心中总是有点犯闷。在帕拉斯每搬完一件器材,休息时的空档,她都会靠近她,和她闲聊几句。

“帕拉斯,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呀?和你在十二神殿时比起来,这里这么艰苦……在那边当祭司不比这里好得多?”帕拉斯在听清楚火神的问题后,迟疑了一下。

“确实,在十二神殿那边当祭司时,工作要比这边轻松得多。”她承认到,“而我也确实是因为一些情况而被迫离开雅赛努斯的。”

“不过,请您看看这夕阳吧!”指着帐篷外那正在落下的太阳,帕拉斯告诉火神,“太阳在落下前,也是在尽着自己的火焰,最后照亮照亮人世间啊,这和位置的高和低没有关系。而我来到这个阿克罗蒂村,也只不过是我想模仿太阳,也在落下前发出点光和热而已。”

“离开雅赛努斯不是我的意愿,但在之后来到这块边境,则是我在我的想法下必然的选择。”

听到了帕拉斯的解释,火神沉默了好一会。但在另一个帕拉斯休息的空档,她又凑了上去——

“帕拉斯,你知道,这边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很久……那要是,那要是战争一直不停下呢?”她提出了一个假设,“你知道这很有可能……那你会一直在这里吗?你明明可以在更好的地方发光的,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一个‘破泥巴地’……”

“是的,这只是一个破泥巴地。”帕拉斯看着火神,眼睛里透露出一种淡然,“但就像您刚才说的那样,我在哪里都可以完成我的使命,在雅赛努斯那种繁华的城邦可以,在阿克罗蒂这个满是破屋和泥巴的小村庄也行。” “我并不把自己看得高人一等,也并非不能忍受这里的落后与贫穷。既然我刚好来到了这里,而我自己也并不挑剔些什么,那么就在这里去行动,去实现我一直以来的志愿又有什么不好呢?”

“您的担忧很有道理,火神。这里的战争无论怎么远眺都看不到尽头。不过,对于英雄来说,他是不会因为他面前有着看不到头、无法计量的困难和阻碍而放弃远征的,不是吗?”

“我一直以来还挺憧憬去当个英雄的,就让这几个边境小村成为我远征的起点吧!我会行进到最后一秒。”

“不过,客观点来说,我所剩的时间倒也不怎么多了,所以我应该至少是不用体会到老到一把骨头了还在战场上拼杀的,这点你尽可放心。”

火神还从来没有见过像帕拉斯这般这么有信仰的人。在听完帕拉斯那些有关英雄的话语后,她也被感染得平静了下来,而且视线也没能从帕拉斯身上移开。

“……”

“……”

双方都不约而同地保持了沉默。直到后面火神实在忍不住,戳了戳帕拉斯。

“怎么了?”帕拉斯问火神。

“没什么……我以为你睡着了。”火神尴尬地说。

“不会的,这又不是什么轻松悠闲的夜晚。在我知道我还有马上要去做的事情时,我是不会睡着的……啊……看起来可能会有点像,但我刚才只不过是在思考,在想一些我过去的事情……”

“过去的事情……”听到帕拉斯这么说,火神也回忆了起来。她过去不是在十二神殿看到过不少次帕拉斯嘛……她当时单看帕拉斯的形象,还感觉她是一个高洁、典雅、不同于一般的人来着……这太庸俗了……看来当时她看人的滤镜还是戴得太严重了。

不过,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帕拉斯都是一个有着信仰,信仰着英雄的人。这一点,火神还是肯定的。

以及……说到英雄,再从帕拉斯的表现来看,她……她自己不就是个英雄嘛!

“英雄啊……”对着帕拉斯,火神一不留神将这个词语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沙发前,帕拉斯听到了火神的喃喃自语,疑惑地向火神看了过来。

“啊……啊……没……我们继续布置工坊吧!”火神回过神来,又立刻开始了她的工作。

火神的工坊最后在傍晚时布置完成了。即使是到了这个时候,罗德岛也还是没有来电,让人不禁开始担心起今天能不能吃上晚饭。从窗口向工坊内照来的光线越来越弱了,在房间里看,就像是从各个器材里、地板上慢慢地冒出了一层黑纱布,罩住了工坊的每一个角落。

工坊里,三个人忙了一整天,此时也都累得不想动了。小刻早就趴到沙发上睡着了,而火神也坐着靠在墙边,在全神贯注地呼吸。只有帕拉斯,她还站在一个锻造用的器材旁,在静静地想事情。

“帕拉斯?”轻轻地呼唤帕拉斯,火神开始想找她说点事情。

“其实啊,我刚才想起了我们以前刚见面的那些事情。”

“当时我们在那个村子里时也在布置工坊呢……你看……今天也是……”

“帕拉斯,你做到了!尽管因为矿石病,我们不能把这些说出去……别人不会知道……”

“但是我承认!我愿意代表米诺斯那个边境的所有村民承认!”

“帕拉斯,你是个英雄——!”

“帕拉斯……”

“帕拉斯?”

在酸痛与无力中从地板上爬起,火神慢慢地摸到了昏暗工坊里立着的那个长着两只大角的黑色柱子旁。她伸出手指,向前戳了戳——帕拉斯睡着了。

(责任编辑:瑶濯;网页排版:武乙凌薇;绘图:黑泥型芙芙 & LOFTER@F14;本文首发于泰拉通讯枢纽)

此处可能展示泰拉广告。了解详情

open in new window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