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之书

阿尔呃呃此地之外阿尔呃呃约 2297 字大约 8 分钟...

这本书和这个世界,必然有一个是虚假的编织好的谎言。

不然,无序和有序又怎会如此对立和统一呢?

本基底来自于博尔赫斯于1975年发表的短篇小说《沙之书》,作者希望读者牢记一点:所有的小说都在撒谎(巴尔加斯·略萨)

理论上来说,世界是可知的,没有认识不了的事物,没有识别不了的谎言。只有尚未被认识的事物,只有尚未被识别的谎言

——羊芙葳博士,《谎言的识别》

虚构的基石上得到虚构的产物,虚构的产物上得到虚构的成功——这就是沙织的绳索。但我想这个故事的基石,一点不假,那么我的经历,恐怕也不是什么虚构的,对吧?

我是在莱塔尼亚图书馆无边无际的政法和税收书籍中找到那本怪书的。

当将这本八开大小,异乎常重的书拿在手里的时候,我被上面精装描绘的几个大字吓到了。上面精描“圣书”,“卡西米尔”几个字,还带有花边。我隐约看到“萨米订本”几个字,却又在片刻模糊成“特里蒙订本”然后是“卡兹戴尔订本”。当我想要确认这是哪里的订本而睁大眼睛时,却发现书的书脊什么也没有。

我翻开其中一页,发现内容毫无意义——复杂而似乎认识的文字充斥在纸上,排成了看似有五条边,中间却是一个圆的正方形。

3,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这是页码。

它们跃出纸张,撞击在我的身上。惶恐。

我吸了一口气,再次强迫自己的眼睛从眼缝之中看向那个数字:

3,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大抵知道这本书是什么了。我的惶恐逐渐被一种喜悦所代替。

我在战场的堑壕里听过年迈的老博尔赫斯说这本“该死的沙之书”。那个老萨卡兹说,这是他跟随殿下征战,所获得的战利品中最不详的一件。趁还在维多利亚的时候,他将这本书藏匿到了地下诸多废墟地堡之中。

但是老博尔赫斯撒了谎。也许他想的是,将叶子藏在九十万片相同的树叶中,不如藏在政法和税收这片无人问津的枯叶堆中——对吧?我轻轻的,小心的试图翻过一页——实际上我可能一次翻过了三四页甚至更多。映入我眼帘的又是一个数字:

142,258

页码不会倒退。

我坐在了图书馆的地上,背靠着书架,得到宝物的欣喜将不安惶恐的种子压在千壑之下。我想到了老博尔赫斯瞪大那双已经失去光泽的眼睛对我们说的话:

“那是不属于泰拉的知识!只有巨兽才会用铜铃一样的眼睛注视,用爪牙拨动这本书!永远——永远不要接触他!”

这警告在怪异的知识面前是多么苍白无力啊!为了追求超出凡俗的知识,有什么是不可抛弃的呢?我匆匆将这本书包进了油纸,离开了图书馆。如果这本书的万千奇妙只有非人的巨兽可以领悟并为之陶醉,那么就让我超脱泰拉凡人吧。

大抵就是这样。我没有和任何人说,包括年迈的老博尔赫斯。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回到了佣兵队,并在一个无人的角落翻开它了——这次书的两页是并在一起,模模糊糊的不可名状的公式漂浮在书页之上——这是什么?

我试图抄下这个公式。这时候,风吹了过来,将书页翻过了好几页。我咒骂着抱起书,挪了个地儿。

我向佣兵队请了假,疯狂翻阅这本书。这本书为我带来睿智,使我收益良多。我灵活运用着那些从书上学到的模糊不清的知识,画出了不少设计图和素描,比如说一种有五条可伸缩金属管的长方体小铜盒,或是在纸上描绘的长着眼睛的赤色星球之类。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用途和意义,但我仍然乐此不疲。

我的睡眠越来越少,人却越来越兴奋。我感觉我的精神在向着非人的地步前进,超脱这片大地的历史,迈向更深远的深处——无妨,无妨......

一天的晚上,我照例翻开了这本书。就在这时——

“嘿”

隔着房间玻璃,我看见了他。这是一个身材瘦高纤细,披着奇怪兜帽衣服的男子。他穿着连带兜帽的衣服,整个人被笼罩其中。

“请打开窗户,谢谢。”他对我笑。于是我打开了窗户。

天突然下起了雨,接着一道雷电劈过,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真实了起来。

“怎么了先生?”我突然有点惶恐不安,

“抱歉打扰您了,这是送给您的,这是一份礼物。”他继续对我笑,而我顺着他的眼眸——我看到了放在桌板上的那本沙之书......

那本书不知何时翻在了第一页,第一页!

雨下大了起来。

大风吹来,无限的书页嘲笑着我,自己涌起又落下,翻动了起来,一页,一页。

我看到了页码:

2, 3, 4, 5, 6......

此刻,规律似乎成为了最不规律。

“你认为摸清楚了所有的本质吗?所谓的规律?无限的?随机的?”他大声的,嘲笑的对着我大喊,却又仿佛在痛哭,“本质,本质!点,线,面!西普里亚诺,路德,还有该死的印度斯坦!斯蒂文森,休谟,罗比!”暴雨模糊了他的身姿,什么都扭曲了起来,只有他的声音还在试图穿过玻璃。我一阵颤抖。

98, 99, 100, 101......

在他的声音中,我试图去注视那行页码,那行应该随机而无限的页码。书本此时一页页的规律的翻页,翻页,似乎永不停歇。我试图用颤抖的手去触摸它,按住它以让它停下,但是它仍然从我的两个无力的手指头间滑了过去。我发疯的一般试图用手抓住这本书,然而被诅咒的页码仍然在流动——我抓住了纸页,数字却像流沙一样在书脊的一侧滑动:

324, 325, 326......

我看着该死的数字,突然没有来得爆发出一阵大笑。或许此刻我站在泰拉历史的长河的某个节点,可以直上直下——这里的脱出凡人的知识,本身对于泰拉人而言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于是的,它不应该被我,或者被任何人所理解。

窗外的兜帽人也在狂笑。

在交织的癫狂笑声中,我昏了过去。

......

等我醒来的时候,墙上的挂钟告诉我只过去了一刻钟。卡兹戴尔的空气清新,没有下过雷雨的迹象,更没有什么身材黝黑的人。那本书——沙之书放在那里。我颤抖的翻了翻它,它还是随机的,无限的。

现在,我已经对这本书的不可捉摸感受到了抵触的不可捉摸而不是欣喜的不可捉摸:就像是人们不理解1+1的结果和过程一般。现在我已经像老博尔赫斯一样对这本书感到恐惧了——我会在夜晚不自主的颤抖着身子,低声喃喃......这本书和这片大地,必然有一个是虚假的编织好的谎言。不然,无序和有序又怎会如此对立和统一呢?

我将这本书藏了起来,恕我不能说地方——相比较于藏在无人问津的枯叶堆中,不如将叶子藏在九十万片相同的树叶中。就连那些设计稿和素描我都烧掉了。

我精神衰退,严重萎靡不振,最后还是从佣兵队中退伍离开。我感觉到,看那本书的时候我身体里孕育出来的人工巨兽此时还在我的身体里,用他的爪牙拨弄我的精神。我整个人都衰老了下来,失去了绝大多数的兴趣——因为我接触了一切烦恼的根源,诋毁和败坏现实的下流东西,一个诞生于现实之中的谎言。

我只知道了,一切在其中千真万确——相信自己的无知,谢谢。

(责任编辑:广英和荣耀;网页排版:武乙凌薇)

Advertisement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