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首语

广英和荣耀卷首广英和荣耀约 711 字大约 2 分钟...

学者本不该是一种生长于实验室或办公室的职业,田野调查才能帮助我们更加接近,并了解学术和世界现实的联系。因此,前些日子,我从加沙地区返回。哪怕是提前做过功课,有过心理辅导和建设,我仍然因那片土地和地上之人由衷的可怖,埋下深深的心理阴影。缺水下的疯狂,人们步行穿过交战区前往以方控制区上班时面部的麻木,会开枪会爆炸的小孩无声间便震耳欲聋……我那时便想,一群人类怎可以如此的仇恨并尽一切手段毁灭另一群人类?一个地区,怎可以如此的没有希望,一眼便能望到结束的结束?

而当写这篇卷首语的时候,笔者正处于美国鹈鹕州侯马市至獾州的途中。在路易斯安纳沼泽沿区,我见到了另一种毁灭和结束的集合——吸食毒品,无穷无止的腐败和没有底色没有下限的性交易。我亲眼见到为母亲亦为性工作者的女人拿着注射器,带嫖客进入汽车旅馆,全然不顾旅馆房间内沙发上的孩子……这是一种望不到结束的结束,只知未来灰暗,全不知未来会怎样如沼泽吞噬人生。

在加沙的两堵石墙间,有一位老师在教孩童识字。很不幸我只见过他一面,之后我再也没有在那两堵石墙间见到他,于是原本计划的同为师者的交流也不了了之。很不幸也很幸运的,他是盼着新生的,即使自己的结束才能作为新生花朵的土壤,也许这朵花朵将摧将折。

本月的主题是“结束”,一个集合了死亡,末端,直知,告别的终点之词汇。原本还想说些关乎方舟的场面话,但没能说出来,唉。还记得源石尘行动中的一句台词,“天哪没有矿石病的地方是什么好地方?”并不是的,结束只是换着方式陪伴世界和时间,如影随形。

欢迎阅读《回归线》,本杂志的全体编绘人员意在探寻二创的“回归线”,表达作者的“意志”,满足读者的“趣味”——让我们来看看悲剧吧,或是自我毁灭的悲剧,或是他人之告别的悲剧,顺便寻找寻找,这悲剧或并不悲剧的结束之土壤,白白的骨缝间,能否开出新生的花。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