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日快乐,博士

AliceLondon2022年10月22日
  • 此地之外
  • AliceLondon
约 8961 字大约 30 分钟...

大地上的一切,成为故事,口口相传,跨越时光

海蒂·汤姆森女士,

《乔弗瑞古今童话集》已收到。装订工艺扎实可靠,用纸精良,可频繁翻阅。非常感谢。

我为孩子们讲读时,效果不甚理想。大概我不擅长讲故事,或是我把故事讲得太长。凯尔希勋爵讲故事时我也有类似的昏睡感,望您代我提醒她——我已向她抗议数次,她不为所动,并坚称她所讲皆为事实,要我勿以“故事”视之。

或许我还是为孩子们读些卡西米尔骑士传说更合适?特此向您征询意见。

L勋爵

我已经警告她不要在我的信使渠道里塞这种纸条。当然,内容你可以自行判断,我无意干涉。

——凯尔希

其一·节日与鸢尾花的喧闹

春天,罗德岛在这片大地上飞驰。

播种希望的季节远比收获的季节更为喧闹。维多利亚、哥伦比亚、米诺斯,甚至是曾经不问世事雪境,人们来到罗德岛,有所馈赠,有所希冀。面对他们,罗德岛亦是如此。

罗德岛的贸易之风拂过这片大地,带来了生命、死亡与新的希望。

爱丽丝尚未能见到这缕微风的全貌,但她很清楚,自己正是乘着风儿来到罗德岛本舰,见证了一项使命的终结。玛佩尔长大成人,投身于其中,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而在这里治病的孩子们,爱丽丝愿意用自己的方式守护他们,直到他们能够做出选择。

至于爱丽丝自己,她觉得还需要一些时间。罗德岛的一切都与她所熟悉的环境大不相同。毫无疑问,这艘船上的人们相信“美好”这一概念的存在。爱丽丝需要知道的是,自己能否信任那个有权指挥她战斗的人。

博士。


如果不是学习过罗德岛的作战记录,爱丽丝完全无法想象这个经常赖在黄澄澄游戏室缠着人陪她玩桌游搭积木的废人还有那么上进的时候。然而除了博士赶走跟踪爱丽丝的安全部门干员的那次相遇,爱丽丝和博士的交集就只有游戏室了。回想起那天博士搬出的理由,爱丽丝哭笑不得。

“和我一样名字的人怎么会是可疑分子?”

“拼写完全不一样啊!”

爱丽丝如是抗议道。事后她感到自己过于失礼了,毕竟博士是真的在帮她。然而本打算去道歉的爱丽丝在黄澄澄游戏室发现了在坐垫上缩成一团的博士正拿着终端奋力敲打软键盘,道歉的心情随即一扫而空。她向博士提出严正抗议,表示博士至少应该在游戏室多帮帮忙,而不是给这里添乱。

“可是小孩子超级麻烦哎,”博士发出了很没干劲的声音,“伊芙利特算是最好带的那种了,呃……”

爱丽丝连忙打断博士做作的干呕,表示如果博士不愿意帮忙,以后就别来了。

“别!我帮忙,当然帮忙!我是说,我也不是没带过孩子嘛!放心放心!”

出乎爱丽丝预料,博士在游戏室里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只需要这种程度的威胁就会屈服。很快她就明白过来了——博士在出工不出力这件事上颇有造诣。

第一天,博士表示要学习一下爱丽丝如何陪孩子们玩。

第二天,博士开始在爱丽丝讲故事的时候提一些很弱智的问题。孩子们被逗得很开心,爱丽丝无可奈何。

第三天,博士说自己要试着写一些童话故事,继续在游戏室里奋力敲打她的终端。不管她在写什么,事实上她完全没有帮过爱丽丝任何事。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博士现在坐有坐相,至少不会影响孩子们的坐姿了。

爱丽丝这才意识到,博士自己就是个聪明透顶的坏孩子。那她赖在游戏室里是想对孩子们做什么呢?或许在安全部门看来,博士的行为和爱丽丝同样可疑。正如炎国俗话所讲,一笔写不出两个爱丽丝。很快,爱丽丝被博士告知,一名代号是“红”的S.W.E.E.P.干员将在休息时间进驻黄澄澄游戏室。虽然博士向她保证红确实需要被当做孩子来善待,但是爱丽丝清楚地记得干员手册上写的S.W.E.E.P.的职责是什么。

“不听话的孩子在哪里都会受惩罚的,”爱丽丝向博士严正抗议,“既然你已经被监视了,请你以后收敛一些。”

“可说不准是来监视谁的呢,”博士看上去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毕竟我是有正经事要干的,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来了。剩下的事就交给你啦!”

爱丽丝狠狠地瞪着博士。“正经事?你现在知道逃跑了?你知道故事里逃跑的坏孩子是什么下场吗?”

“好啦好啦,是真的有正经事。不管怎么说,我从来没有骗过你呀。”

博士的态度固然难以恭维,爱丽丝也不得不暂且相信博士。从常识来讲,负责运行这么大的一家企业的人,确实应该有正经事做。在那天之后,博士的身影确实从黄澄澄游戏室消失了。孩子们虽然非常不舍,但是有爱丽丝在,这种小小的烦恼很快就被冲淡了。爱丽丝偶尔会听人讲起,博士频繁奔走于各个部门之间。

也许她是放心不下孩子们,才申请把红安排到游戏室的?

爱丽丝有时候会这么想。考虑到博士是一个习惯了战场与纷争的人,这可能正是她表达关心的一种方式。无论如何,现在没有博士添乱,爱丽丝的血压终于有救了。

在春天结束之前,博士的“正经事”有了结果。经过一次极其漫长的会议,会后凯尔希医生宣布,每年的六月十日为“罗德岛儿童节”——罗德岛鼓励干员们关注儿童的愿望与成长,并在这一天用自己的方式为孩子们献上祝福。

这则通告最大的意义在于干员们从此多了一个摸鱼的选项,提醒大家在船上还有这样一个去处。事实上,比起陪伴儿童,很多干员更需要儿童的陪伴。黄澄澄游戏室比以前更热闹了,爱丽丝也能放心出外勤了。爱丽丝认可博士的努力,然而一种难以名状的违和感也在她心中萌生。

在维多利亚,爱丽丝大部分时间都在和童话世界打交道。来到罗德岛后,爱丽丝得以接触到更多的不同种族、出身、文化背景的儿童。面对这个完全由博士主持设立的节日,爱丽丝心中产生了疑问:为什么要定在六月十日呢?

据她所知,这片大地上从来都没有类似这个“儿童节”的习俗。

爱丽丝不喜欢来路不明的节日。她听说过世界上有一些令人恐惧童话。在那些故事里,这类活动往往伴随着拐卖、献祭与谋杀。这让她十分不安。犹豫了几日,她终于找到博士,决心把这件事问出个究竟。

不巧的是,今天博士的办公室里,已经有一位不太友好的来访者了。

“……希望下次你能守时,我不会再亲自询问你这件事,”爱丽丝听见凯尔希医生正在对博士指指点点,“懈怠是最致命的,博士。看来你还有别的客人,在此之前,好好想一想。”

“用我送你回去吗?或者晚上一起吃个饭?”博士一副完全没有被数落的样子,“中午我让食堂多做了点炭烤沙虫腿,你应该尝尝。”

爱丽丝注意到,博士似乎在写什么东西。从用纸上看,像是正式信笺。


“不了,我还不需要立刻回去,请把精力放在自己的事务上,”凯尔希就近找了个沙发坐下,“下午好,爱丽丝小姐。”

“下午好,凯尔希医生,博士,”爱丽丝有些不安,她不确定这种情况下该说什么,但又不能什么都不说,“有关‘罗德岛儿童节’,我这几天思考了一下。”

“太棒了,太棒了凯尔希,想什么来什么,”博士看上去很高兴,“我早就说过爱丽丝应当参加会议,是你坚持认为临时干员不应当参与公司制度层面的决策。你看,真正的专家一定会有自己的见解的。”

“我们拭目以待,”凯尔希不为所动,“她是来拜访你的。请继续,爱丽丝小姐。”

这似乎算是个不太坏的开头,在场的二位都有听她讲下去的意愿。只不过“专家”这个名号,自己实在是受之有愧。

“博士,有一件事我必须替孩子们提前了解清楚。‘罗德岛儿童节’是什么?它是源自某个地区的习俗吗?”

出乎爱丽丝意料,凯尔希率先开口回答了她。“不是每一种制度都有明确的习俗可以追溯,爱丽丝小姐。我们设立这个节日是因为博士认为这有必要。”

“是啊,凯尔希知道,我是一个很恋家的人,”博士接过了话茬,“这种制度确实有雏形,那是我家乡的一个节日。”

凯尔希凶狠的目光投向爱丽丝。她感到窒息,也感到困惑。这个问题为什么有如此沉重的分量?她不敢让自己往下想,因为她明白,恐惧一旦萌芽,就难以制止它的蔓延。

“我的家乡早就已经被摧毁了,在这件事情上,凯尔希似乎对我有些保护过度,”博士的声音传入爱丽丝耳中,“我想同样在带孩子的你一定能够理解吧?”

“怎么把人说得像老妈子一样!啊……”爱丽丝惊讶地发现刚刚那种压迫感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望向凯尔希,后者只是板着个脸,并没有在看任何人。

“你似乎乐于曲解我的想法,博士,”凯尔希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你允许自己的散漫不分场合,我很遗憾。”

“哎,那种偏僻地方有点不一样的习俗很正常,外人没听说过就更正常了,”博士完全没有在意凯尔希的指责,“你大可以放心,这完全不是秘密。只不过,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我觉得这样凯尔希也应该会同意?”

“如果爱丽丝小姐认为值得的话。你可能已经发现了,博士很喜欢打扰别人工作。”

看到话题变成这种结局,爱丽丝匆匆道别后就离开了。她已经得到了那两个人的同意,自己一点都不想在那种谈话环境中多待一秒。刚走出门,她就听见话题又回到了炭烤沙虫腿上。爱丽丝不由得想,也许该找机会陪伊芙利特吃一次了。

至少为了孩子们,她一定要把博士的家乡和这个奇怪的“罗德岛儿童节”调查得一清二楚。

其二·节日与矢车菊的半日闲

秋天,罗德岛在这片大地上飞驰。

不同国家的信息被收集、分享、传播。信息的价值往往取决于使用信息的人,而有的信息需要经年累月才能遇到它最适合的归宿。

简而言之,爱丽丝现在一无所获,但不完全一无所获。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爱丽丝有很多了解博士的机会。可在关键性的信息上,她感觉自己缺少临门一脚的感觉。

“罗德岛儿童节”本身是个安全无害的庆祝活动,体验过后的爱丽丝放下心来。然而,她的调查没有就此终止。如果真有一个地方存在着这样的习俗,爱丽丝很想知道这里的风土人情。遗憾的是,博士虽然不反对她继续调查,却还是一如既往地乐于给她一点“惊喜”。

自从带着孩子们从汐斯塔度假归来,博士看上去安分了些。爱丽丝怀疑她是不是差点在那儿惹出什么大麻烦,或者说已经惹出麻烦,只不过被掩盖过去了。直到夏天结束,博士炫耀似的让她学习新的作战记录,一切真相大白。

“一个内部分裂的政府,还有那种级别的源石生物威胁,你带孩子们去这种地方玩?”爱丽丝有些急了,“现在已经没有足够让人放心的旅游胜地了吗?”

“结果好就好嘛,”博士依然嬉皮笑脸的,“我确实把这些威胁都排除了呀。倒不如说,你也得好好学。下次你带孩子的时候可要小心,现在外面真的很危险。你听陈女士说了吗?她去多索雷斯玩的时候遇上恐怖分子了,还给逮回来俩。”

“你让恐怖分子待在这艘船上???”

爱丽丝忽然有一种想要痛打博士一顿的冲动,她意识到博士大概率是在逗她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需要亲自看看这两个人是否危险。”

“这就不麻烦你啦,那两个人很业余的,”博士这种轻描淡写的态度让爱丽丝很无奈,“他们没有对孩子出手的勇气。或许哪天我逮个真的恐怖分子回来让你看看?”

“这不好笑,博士。”

无论如何,在见了那两位“恐怖分子”后,爱丽丝确实放下心来。这对兄妹算不上特别好的人,但至少不是坏人。哥哥油嘴滑舌的,爱丽丝感到难以应付。妹妹则经常太过专注,以至于显得非常沉默。不过,哥哥热心推荐了妹妹的调酒手艺,并邀请爱丽丝去酒吧玩玩。

“不管是放松心情还是打听消息,酒吧都是不错的选择。”

这番话对爱丽丝的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一直以来,爱丽丝收集信息的方式都是工作之余的闲谈与典籍查阅。她确实注意到一些与博士玩得很好的干员会和博士去酒吧打发时间。但让爱丽丝这种身份的人去酒吧,她自己多少有些犹豫。最终,在下定了“我只是去听别人聊天的”决心之后,爱丽丝与酒吧和解了。


实际上,酒吧里戳着一位“童话城堡的女主人”,多少有些影响气氛。很多干员认为这是爱丽丝小姐在监视坏家伙们,开始反思自己平日里是否无意中带坏了小朋友。哪怕爱丽丝坐在吧台前,哪怕她礼节性地点了一杯酒,只要不是极致的酒鬼或是来买醉的伤心人,大家都会在喝酒吹牛的时候收敛一些。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打探消息的效率也没有高多少。

到了深秋,忙碌起来的干员越来越多,酒吧不可避免地冷清了起来。常客的那些千篇一律的故事已经毫无价值了。爱丽丝打算放过自己几天。

“是爱丽丝小姐吗?”

酒吧门口传来了听上去比博士还没干劲的声音。爱丽丝回过身去,发现一个白色的天马正站在酒吧门口。她真的很白。这是爱丽丝对她的第一印象。

“是我,请问你是……?”

“卡西米尔无胄盟刺客,白金。现在是博士的助理。”

太好了,博士真的逮了个恐怖分子回来。爱丽丝这样想着。她已经见怪不怪了,甚至哪天罗德岛上出现了一国的叛军领袖她都不会奇怪。心如止水的爱丽丝为白金点了一杯酒,拉来一张高脚凳。

“谢谢,爱丽丝小姐,”白金举起酒杯端详了一会儿,“博士委托我协助你在黄澄澄游戏室的工作。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爱丽丝感到自己的血压在上升。“那么,白金小姐,你喜欢小孩子吗?”

“不喜欢,”白金一饮而尽,“小孩子很麻烦,很吵。”

“恕我不能接受你的协助。”

“太好了,爱丽丝小姐。酒保,再来一杯,算我请的。”

“咦?”

爱丽丝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博士选她当助理一定是有理由的,一个再明显不过的理由。

“真是的,她不要往我这里送闲人啊!”

“没关系,爱丽丝小姐,我姑且还是能够保卫游戏室的安全的。”

爱丽丝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去瞪她。游戏室里有红在负责防卫,而且如果游戏室都已经不安全了,这艘船大概是要完蛋了。

“唉,我真的不想工作啊……”白金试图给自己的行为描画一下,“我现在需要一个很长很长的假期。”

“罗德岛的假期已经过了,等明年吧。”爱丽丝决定把话题聊下去。虽然实在不讨喜,白金至少和博士有不少交集。眼下也没得挑了,不如和她多聊聊。“博士安排的工作很多吗?”

“是上一份工作太累了,还没休息几天就被博士抓到办公室去了。说到这里……”白金趴在吧台上,歪头看着爱丽丝,“你认识博士很久吗?”

“过于久了。”

“她一直很喜欢骑士小说吗?”

“哦?”爱丽丝察觉到了一丝端倪,“博士还有这种爱好?”

“唉,可能是她到了卡西米尔之后被什么东西迷住了眼,”白金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作为助理的职责就是每天听她讲各种各样的骑士传奇。我还以为她看了什么三流读物,脑子已经不行了。”

“白金小姐是卡西米尔人,总会更了解一些吧。现在临光小姐也离开了……”

“是啊,我曾经也是一名竞技骑士,大概算是吧。不过博士喜欢的那种骑士,我是一点都不了解,”白金看起来光是回忆这些事情就很疲惫了,“传说中的英雄——不,或许都是她自己编的。”

“自己编的?”爱丽丝回忆起博士激情敲打终端的那段日子,“我或许有些端倪,白金小姐能讲得详细些吗?”

“饶了我吧……我之所以觉得是她编的,是因为她讲得太详细了,除非她在卡西米尔的那些日子里把时间全都花在骑士文学上——据我所知,她相当忙碌,谈下了不少笔生意。”

“随便讲讲也好?”

“好吧好吧,你最好多请我几杯,”白金在这个话题上显得非常不情愿,“我记得她不喜欢离当代太近的故事。卡乌战争的那些英雄事迹从没听她提过。感觉上她讲的都是非常古老的传说,基本上是卡西米尔的骑士王还没有被扈从推翻的年代。”

“比如?”

“我还是不要比如了,古代卡西米尔骑士的名字听得我头大,背景和情节也是千篇一律。基本上就是年轻的卡西米尔骑士和爱人在战乱中分离,四处漂泊中与来自高卢和拉特兰的骑士结交了深厚的友谊,最终击败了觊觎主角家乡的邪恶势力。”

“她不会真打算给小孩子讲这种故事吧?”爱丽丝不由得给自己擦了擦汗,“这种充满爱恨情仇的故事很容易让人变得冲动。”

“小孩子?其实故事还是挺复杂的,不像是打算讲给小孩子听的。尤其里面反派的设计五花八门。从贪得无厌的莱塔尼亚公爵到嗜杀成性的萨尔贡帕夏,小孩子需要读不少书,才能体会到博士的那种……幽默感?”

“博士就是太有幽默感了,”爱丽丝毫不犹豫地吐槽道,“不分场合的那种。”

“不过,如果简化一下,我觉得是不错的儿童文学。”

爱丽丝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位无胄盟刺客。或许是酒精的影响?白金在这个话题上是愿意多说几句的。

“你是带孩子的,也许你更专业一点,”白金摇了摇头,“我呢,唯有她故事里的那种安全感,我不讨厌。主人公是绝对强大的骑士,能够战胜一切阴谋诡计与强敌。我想小孩子也需要一些安全感?”

“安全感……吗?”

“自从大学毕业后,每天都是毫无安全感的日子。说出来也是丢人,平日里报上名号就能吓得竞技骑士不敢出声的白金大位,还是靠着博士把我捡走才求得一丝生机。我是很难想象,如果一个人在孩童时代就缺乏安全感,长大之后会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白金还在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只不过爱丽丝因为这番话陷入了思考,没能注意到自己的钱包即将大破。罗德岛的孩子们有太多恐惧的理由。病痛、医疗器械、过去的噩梦、未来的犹疑。爱丽丝能带来陪伴,但是她不可能随时陪伴着孩子们。爱丽丝能守护孩子们的梦境,可清醒时分的恐惧依然真实。是否在爱丽丝看不到的地方,孩子们没有武器去抵挡恐惧呢?

“果然需要博士那样的强心剂吗……”

当爱丽丝看到账单时,她更加确信自己需要点强心剂,好在前来把白金接走的博士帮她解了围。自此,爱丽丝下定决心,再也不要去酒吧了。

更为关键的是,爱丽丝头一次感到自己的调查有了进展。博士是卡西米尔人?这听起来有些离奇,不过卡西米尔历经数十次战火,有太多不为人知的村庄化为废墟。博士也可能是莱塔尼亚人?那里有不少卡西米尔骑士传奇的拥趸,也有不少在巫王时代被夷为平地的聚落。

自此,海帕提亚老师的课堂上,多了一位安静的旁听者。

其三·节日与柳枝的新芽

冬去春来,罗德岛在这片大地上飞驰。

有什么事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自从秋天的噩耗在深冬时传来,即使不在纷争第一线的爱丽丝也能感觉到,船上的气氛有些紧张。

爱丽丝待在黄澄澄游戏室的时间越来越少。博士仿佛是预见到了什么,开始要求爱丽丝参加更多的战斗训练。她向爱丽丝保证,自己会好好照顾孩子们的。对此,爱丽丝表示质疑。

“别担心别担心,我买了童话故事书的,”博士倒是信心满满,“照着书读很简单的嘛。”

“你啊……”

见博士这幅嘴脸,爱丽丝就此作罢。她习惯了博士借各种理由跑到游戏室打发时间,也渐渐接受了博士或许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带孩子的事实。

另一方面,海帕提亚老师的历史课对爱丽丝的调查帮助不大。事到如今,爱丽丝已经不在乎了。对她而言,这场调查是她一睹大地风貌的历程。只有知晓更多苦难,她的城堡才会足够坚强。

她明白博士也对她有着同样的期望。她不仅要能守护孩子们的心灵,也要能在危险降临时挡在孩子们的身前。就像最近经常在训练室见到的琴柳小姐说的那样,“如果战斗无法避免,我不会放任自己的软弱”。

爱丽丝很快就和琴柳聊到了一起。琴柳不仅是维多利亚人,而且熟读各种浪漫小说。与博士相比,琴柳算得上是一位真正知书达理的淑女。只是在聊到家乡时,爱丽丝还是很难过的。

“不仅仅是小丘郡。从我和风笛小姐一路上的遭遇来看,维多利亚正在分崩离析。”

这一刻,爱丽丝意识到,博士喜欢的骑士传奇或许确实更有力量。

那“罗德岛儿童节”呢?这算什么,一点心理安慰?每年仅此一次的梦城堡体验日?这是在讽刺谁吗?突然气血上头的爱丽丝奔向黄澄澄游戏室。她要当面问清楚,这个一直以来在用各种手段给她添堵的人,是不是把她看做一种多余的存在。


刚到游戏室门口,爱丽丝就听见博士又不好好讲故事。

“‘甩甩水,点点头,跟着奶奶去她家。一篮新鲜红苹果,交给小羊拿。’看来奶奶也是个苹果树下出生的穿紫衣的,很尊贵。说起苹果树下的紫衣贵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遇到过。”

孩子们催着博士赶快讲下去,但听上去并不着急,仿佛博士是一个和他们年龄相仿的朋友,正因为自己的某种弱点被大家拿来寻开心。博士则时不时地装傻充愣,欢声笑语洋溢在游戏室里。

这真是……太吵了。

爱丽丝没能走进游戏室。她漫无目的地在船里兜圈子,最后在一个拐角处被琴柳追上了。

“爱丽丝小姐真的很有行动力,”琴柳抱着一本厚厚的精装书,“我差点就找不到你了。”

“啊……抱歉,我不应该就那么离开的。”爱丽丝的视线刻意避开琴柳,她有些不好意思。

“我能理解,我也是维多利亚人。”

“不,我不是因为你……”爱丽丝思索着该从哪儿说起,“琴柳小姐和博士打过交道吗?”

“没有认真交谈过呢。主要还是在黄澄澄游戏室帮博士照顾孩子。”

“咦?”爱丽丝惊讶地转过头来,发现琴柳抱着的是一本《乔弗瑞古今童话集》,“博士还麻烦你这些事吗?”

“哎嘿嘿,”琴柳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我以前是维多利亚军人,而且力气还可以,所以安排的训练量比较少。再加上我还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帮帮忙是分内的事。”

“那……琴柳小姐觉得博士在游戏室干得怎么样呢?”

“原来是这样,”琴柳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确实爱丽丝小姐好久没去了呢。博士干这个还是有点勉强。其实我也好不到哪儿去。可能的话,还是希望爱丽丝小姐尽早回来吧。”

“勉强……吗?她现在做得不比贝娜差。”

“这是博士自己说的哦,她说自己只是在陪孩子们消磨时光罢了,还是爱丽丝小姐这样的专家能起到更积极的作用。孩子们在开心的时候确实很喜欢找博士玩,但是不开心的日子里,大多数孩子都会下意识地想来找爱丽丝小姐。”

“明明是她自己给我安排的这么多训练的啊!”

“你们关系这么好,说不定她等着你来抗议呢。”

爱丽丝瞪了琴柳一眼,后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总之,我回去替博士的班啦,爱丽丝小姐也努力把自己的战斗训练推掉吧!”

还没等爱丽丝反驳,琴柳就溜得无影无踪。话说到这个份上,爱丽丝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到底在和什么事物争斗呀。

也许是时候让自己安心下来了。

下定决心的爱丽丝正要前往博士的办公室,忽然发现地上有一张纸条。她想着这是不是从琴柳抱着的书里掉出来的,捡起来的时候不经意间瞥了一眼。

“‘海蒂·汤姆森女士’,嗯?是那个汤姆森家的……不行不行,直接看落款。‘L勋爵’?船上有这个人吗?”

考虑到这本书大概是博士买的,爱丽丝又多了一个去博士办公室的理由。


刚一进门,爱丽丝就看见博士在翻箱倒柜。

“哦,是爱丽丝,稀客稀客,容我先——你手里拿的什么?”博士做作的表演戛然而止,“你看了吗?一定看了吧?好了好了快给我。”

“我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该先看一下内容,”爱丽丝面无表情地递了过去,“如果看了落款算看的话,是的。”

“我怎么就忘了你是个好孩子,”博士收下纸条,随手放在一边,“请坐,爱丽丝,那边有茶和点心。最近那么多战斗训练,不用考虑节食问题。”

“谢谢,很贴心。”

虽然本来想没好气地回博士一句,但是爱丽丝不打算和零食过不去。

“所以,你就是L勋爵?”

“没看到内容真的是太可惜了,不然你应该先问凯尔希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勋爵,”博士坏笑了起来,“我的故事毕竟没有那么沉重,讲起来不如她的催人泪下。”

“情感没有高下之分。”

“那也许你应该听听。毕竟勋爵啊领主啊,这样的头衔能给本来没那么有趣的故事层光添彩。你是否想过自己不再是梦城堡的主人的那天?”

“你好烦,不要倒我胃口。”爱丽丝面露怒色,博士的态度立马老实多了。

“好吧,不过你确实有一项殊荣。在活着的人里,你是第一个听到这个完整故事的。”

讲到这里,博士原来那种鲜明的没干劲的语气渐渐消失,变成了一种平静得近乎机械的声音。爱丽丝不由得放下茶杯。这样的博士她从来没见过。


“在巫王统治的最后几年里,一条位高权重的巫王走狗在靠近卡西米尔边境的一座移动城市里遭刺杀身亡。由于刺杀者旗帜鲜明地反对巫王,这场刺杀被巫王认为这是对他统治的公然挑衅。一系列的抓捕行动随即展开。那座城市附近有一个小村子,偶尔为边境的游击队员提供一些补给。密探与高塔术师一口咬定这里的村民包庇了凶手。巫王宣布要让这片大地见证反抗者的下场。”

这个故事让爱丽丝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经历过海帕提亚老师的历史课与维多利亚的现实冲击,爱丽丝明白它可能发生在这片大地的任何一个地方。

“6月10日,巫王的军队在清晨进入那座村庄。他们接到的命令很简单:杀光所有成年人与青少年,抓走所有儿童用于实验,将整座村庄字面意义上地夷为平地。军队超额完成了任务——工兵盗掘了村庄墓地,收获了大量金银珠宝。整场行动按照巫王的旨意,由随军记者全程记录并发往各大报社。宫廷乐师还被巫王要求创作相关的歌剧,在莱塔尼亚全国巡演。”

“所以这个日子其实是……”爱丽丝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茶壶,努力不让自己多想,“那些孩子们最后……”

“直到双子女皇推翻巫王,全村105名儿童中仅有17人生还。其他的一切,包括那座村庄,都从这片大地上消失了。”

“这一切……还有博士记得。现在还有我。”

这是爱丽丝说出的最坚强的话。博士饶有兴致地看着爱丽丝,不再是曾经那种满是坏心眼的打量,而是一种对等的、诚实的目光。

“你终于明白了,”博士恢复了平时那种没干劲的状态,“就像你是梦城堡的主人一样,我是那座不存在的村庄的领主。虽然我知道你真的有一座城堡。”


“为什么一定要是这一天呢?”

爱丽丝犹豫了一下,还是抛出了这个问题。

“你比我想象得更有勇气,”博士赞许地点了点头,“显然,泰拉诸国在历史上经历过不计其数的屠杀,各国的人都有充分的理由为自己遭遇过的悲剧哀悼。但是假如,人们能因为某一次惨案达成共识,我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起点。悲惨是不应当被拿来比较的,我相信这片大地养育的人们能够拥有这样的勇气。”

“呼……”想到自己曾经的怀疑,爱丽丝几乎笑了出来,“原来这不是一个给小孩子过的节日。”

“正是如此,我需要让大家的行动提醒我,这一年是否问心无愧。”

爱丽丝仰起头,做了一个深深的呼吸,仿佛是要向什么告别,仿佛是要迎接什么的到来。

“你要是在维多利亚,肯定会被写进童话里当成笨妈妈的典范。不过在我看来,还算不错吧,足够让你心安理得地过个节了。这可是梦城堡的主人对你的认可,尽管收下吧。”

(责任编辑:广英;本文首发于Mew)

此处可能展示赞助商广告。了解详情

评论
  • 按正序
  • 按倒序
  • 按热度
Powered by Waline v2.13.0